劳务派遣步入“新三国时代”:古今英雄安在?

劳务专栏

2009年,《劳务派遣管理暂行规定》正式公布不久,首次涉及劳务公司的整体策划和组建以及经营过程,彼时,国内正式注册的劳务公司尚不足百家。

当时,劳务行业多以小型街铺为主,甚至有太多的皮包客,市场可谓风雨交加,狼烟四伏。

鉴于此,国内劳务市场即将进入三国时代,三到五年间,将初步形成三国鼎立。

不过,和数年前相比,我更愿意认同这么一个观点:自从《劳务派遣管理暂行规定》公布之后,数千家劳务经营单位如雨后春笋般陆续从各个角落走向台前,其实已经开启了劳务行业的“三国时代”,因此,如今,最多只能称之为“新三国时代”,三国鼎立之局,已经初具格局。

劳务行业三足鼎立之主鼎:刘皇叔。

从当初的桃园三结义到后面的逐鹿中原,刘皇叔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委屈,不过总算初步修成正果,实现了从卖草鞋的一介屌丝到开国元首的华丽转变。

之所以把刘皇叔列位主鼎,是因为浩公子觉得,刘皇叔的搅局能力实在太强悍了,从最初的偏安一隅到三足鼎立,愣是顶着一个“皇叔”的旗号,搜罗了一大帮英雄,先后从孙权、曹操等人手里虎口夺食,硬生生的打下一片江山。

刘皇叔团队对应劳务行业新三国时代的代表群体:在荒草丛生的劳务市场上野蛮生长起来的各路草根劳务投资经营单位。

刘皇叔麾下的关羽、张飞、赵云等一批悍将,战斗力强悍的一塌糊涂,在战场上的表现可圈可点,但是英雄都是有点小脾气的,因此,对天下英豪都是各种不服。

不过幸好还有诸葛军师,能于谈笑间陷敌人三军于万劫不复之境,为皇叔铺平了三足鼎立的道路。

刘皇叔最大的幸运,是因为有诸葛为之卖命,终究成就千古霸业。

刘皇叔最大的不幸,也是因为诸葛。对诸葛的过度依赖,养成了扶不起的阿斗,最终被司马钻了空子,让皇叔团队抱憾无门。

劳务界新三国时代下,各路大小山头竖起的旗帜,大部分对自己的正统性是极为傲娇的。

正如刘皇叔自诩的汉室正统而言,我们各路草根劳务经营者们在某些劳务业务上也是强悍的不要不要的,秉承了刘皇叔“有奶便是娘”的光辉传统,做起生意来,对同行都是各种不服,各种“套路”也是层出不穷,尤其是早些时日,大有“劳务天下,唯我独尊”的霸气,就算到了今日,仍有不少劳务老板们,关起门来做生意,不管劳务江湖事。

故事中的三国,和如今现实中的劳务行业新三国时代,对比刘皇叔团队,最大的区别,是刘皇叔班底齐全,终究还是打下了天下,虽然也属昙花一现,终归是在历史上留下了炫目的一页。而如今的劳务行业,虽然三足鼎立之势已成,然众人皆认为“刘皇叔”非己莫属,真正能扛起大鼎的首脑一直缺位,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在短期内,注定劳务市场上的各路草根旗帜,依然占山为王,恐怕一时间难以有明显改变。

当然,不仅是“刘皇叔”缺位,由于劳务行业规范发展的时间尚短,国内可借鉴的案例不多,所以,有资格担当“诸葛军师”的机构也暂未成型,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劳务行业新三国时代,众多草根大王暂时未能借三足鼎立之势而成自家之势的极大原因。

劳务行业三足鼎立之暗鼎:曹孟德。

之所以把曹孟德列位暗鼎,只因为此公太能装。

明明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却处处摆出了“老夫对天下权势无所求,一切为了光复大业”的姿态。

你还别说,我最佩服的就是曹公。

曹公占尽天下大势和各种资源,麾下猛将雄兵无数,在三国中最具威胁力和竞争力,当然历史也证明了这个事实。

只可惜,此公太能装,到最后害了自己,反而被司马摘了果实。

曹孟德团队对应的劳务行业新三国时代的代表群体:国字号。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劳务派遣管理暂行规定》中明确表示,对事业单位、国家机关单位的相关派遣人员,不纳入管理。

不知道这是不是一道门,或者是另有他用。

国字号所占用的资源和优势,在这里就不多说了,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研究一下,三部委在2014年12月出台的《关于加快发展人力资源服务业的意见》,再对比这两年某些国企单位的布局和动作,不难发现某些巨头已经开始布局人力资源服务业。

是的,我说的是人力资源服务业,不是劳务行业,但是,谁敢说这些巨头的进入,不会对劳务行业产生更深远的影响?

曹孟德说,我对天下没有野心,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君上和国家一统。

劳务新三国时代的曹孟德团队,不需要顾虑某些条条框框的限制,但碍于某些层面上的影响,对介入的服务项目是比较慎重的,但是如果说他们对未来的劳务行业没有想法,不知道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不太相信的。

也许这是让刘皇叔最恐惧的团队,因为他们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和某个阶段不计成本,不要利润,但是,刘皇叔们不能。

劳务行业三足鼎立之逍遥鼎:孙权。

从最初借地给刘皇叔到后面的经常被动挨打,孙老板是吃尽了刘皇叔的苦头,不仅是陪了夫人还折了兵,到最后干脆认命,缩回江南温柔乡去了,管你刘皇叔和曹孟德争霸天下,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可以,憋屈,但是很逍遥。

孙老板团队对应的劳务行业新三国时代的代表群体:外来和尚(外企)。

其实,劳务派遣行业这个概念,首先是从国外传进来的,很多人因此觉得应该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事实不然。

国内的派遣行业从最初的劳动力市场一路走来,中间夹带着非常明显的中国特色和地方特色,孙老板初次过江,不明就里,不服水土是一个必然。

尝尽苦头,孙老板应该会逐渐学得变乖一点,有可能会放弃争霸天下的野心,转而暗度陈仓,为其他团队在背后提供粮草支持——融资和谋略,然后就缩回温柔乡,坐享其成。

三国故事里,孙老板曾和刘皇叔有过一段蜜月期,还成了亲家,把曹孟德整的狼狈不堪。

在现今的劳务行业新三国时代,孙老板会和刘皇叔联合共同抗曹吗?

劳务行业的细分,在未来几年已经是必然趋势,但是从目前市场和局势看,刘皇叔的团队尚未成型,业务和孙老板以及曹孟德也无从比较,至于向后三者之间谁和谁能成为亲家,还真说不准。

曹孟德与刘皇叔煮酒论英雄时,一句“天下英雄,唯君与操尔”吓得刘皇叔连酒都不敢喝了,不过我们还真的要佩服曹孟德眼光之毒。

只是,眼光毒有什么用呢,如果你不那么装13,果断把刘备干掉,不就没有后面那么多麻烦事了吗?

今天的劳务局面和当时的形势非常像。

可以说,有关部门对现今的劳务行业是既爱又恨。

恨的是,刘皇叔这家伙太不讲规矩,啥事都敢干,制造了太多的麻烦。

爱的是——有吗?

也许谈不上爱,只是某种程度上的无奈。

新三国时代下,英雄安在?

我们前面说到,刘皇叔的团队尚未成型,各路英雄难以借势。

面对已经虎视眈眈的曹孟德团队,以及羞答答准备过江而来抢地盘的孙老板,各个山头是准备被招安呢还是准备拼死一搏?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的劳务行业,行业资源整合、跨界互动、服务细分将成为常态。

各大小山头的英雄们,或许会有不少选择:

选择一:被曹孟德招安。不过说实话,这个可能性真心小。

选择二:刘皇叔出山,组建班底团队,彻底形成三足鼎立态势。

选择三:和孙老板结亲,借外来和尚的资金和谋略,养本地的娃。

也许还有更多的选择,但是,不管如何选择,未来劳务界的竞争,最残酷的不是业务层面或者渠道层面或者内容层面的竞争。

最残酷的竞争,将是规则层面的竞争。

规则这个话题,在这里不好说的太过深入,总之请大家记住这么一个事实:

业务、渠道、内容等等,决定的是赚钱的容易程度和分享利润的多寡,而规则,决定的是生死存亡。

当然,我们可以设想一个最美好的场面。

共享——眼下最热门的话题。

共享经济可以保障很多行业共存共生,希望有朝一日,在劳务界也能在共享生态链下共荣共存——尽管我们都知道,这真的太难。

不过,英雄从不问出处。

马云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劳务路上,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成为英雄,但不妨碍所有的人都有成为英雄的可能。

劳务行业新三国时代,需要更多的英雄逐鹿中原,你是其中的一位吗?

继续阅读